Fantasia

微博:@_第七定义 随意的放图仓库和黑历史

©Fantasia
Powered by LOFTER

记康纳一次成功的失败相亲。【

很明显,这个姑娘对目前的男人不算满意。她想要的可是高富帅白长腿白马香车的欧洲男性,而不是肤色如此不合格的汉子,彪莽大汉。

不过也罢,听说这人有背景,爸是圣殿骑士团长,必定钱不少,也算半个金龟婿咯?况且看到康纳魁梧到有点鲁莽的体型…感觉自己也不错。

没错,康纳被同僚(用挖掘机)推过来相亲时满脑子都是任务的事,暂且就在第一人称中把它当作一次正常的与陌生奇怪女性谈话,还带有某种严肃性质。

快来点人救救我,否则砸场子别怪我了。康纳总算从大草原的思绪中想起眼前的囧局。

“哦。”朱诺在眼前一闪而过,康纳差点掀翻桌子。这是了解了我想法时的态度?!而且康纳还从那一瞬间的影像里发现女神正在卡着卷发棒。

“二位来点音乐吗?一个金币。”

发现有人立在身旁的康纳再次被吓到。还好,可算有人来缓和这尴尬的局面了。你看女方一脸“终于啊”的样子,呼。那就来吧。唱什么都行。

………

山崩地裂,电闪雷鸣,洪水猛兽,蛮荒之地,鬼哭狼嚎,风卷残云。

总结,曲高和寡。康纳首次为自己的词汇量感到十分高兴。埃齐奧是怎么用音乐把到妹子的?还是说妹子身体有缺陷?不不不,看到埃齐奥如此陶醉于自己歌声中的样子,康纳也是相信了一帅遮五音这种鬼话。

突然感觉背后有人走近,康纳急忙回头,本以为是第二个埃齐奧之类的人物,却惊喜地认出了大导师帅气的下巴。他总是戴着兜帽,没人敢了解他是什么发型。

“天哪——够了!”女方发嗔甩出了桌上的玻璃杯,正欲击走埃齐奥,让他好好反省他高冷的歌唱,却不幸被他躲过后泼了阿泰尔满身。

“你们有人丢衣服吗?”前来的海尔森捡起地上湿透的白色兜帽衫和靴子顺手搁在垃圾桶侧。英国环境的优良造就了一批有素质的绅士。海尔森身后是他的妻子,那姑娘早就知道吉欧的可怕,连忙起身行礼。“甜点还没有做好吗?等很久啦!你们是什么服务!”女方一边客气地招待二位坐下(欣赏埃齐奥的演出),一边朝厨房直发脾气。

厨房门开的时候让所有人大吃一惊以为是地狱之门开启。浑身冒着黑烟的亚诺从冒着黑烟的门里走出,咳嗽着送上了广电必须打码的食物置于众人中间。接着是谢伊的怒吼声炸破了短暂的惊讶。

康纳内心咯噔一跳,意外发现侍者围裙装的亚诺可爱得让人窒息。

“抱歉…我和谢伊修烤箱许久都无成效…一气之下我们决斗了。我习惯性地在厨房使用了烟雾弹。”

正说着,厨房又走出一位面容糟糕的女性。

“你看看,”女方大骂,“这姑娘多好看,你把人家弄成什么样了!”

猛然间一条鳄鱼尾巴砸到了女方脸上。

“去你的,这是我的肤色。”

艾芙琳帅气收手,不禁迎来满堂喝彩。

女方此时求生不得求死不得地抓起包就跑,恐怕自己上辈子是得罪了洞察之父。不料迎面撞上一副宽阔的胸膛,海水腥味和酒气扑面险些让女方摔跤。

“父亲。”海尔森起身。

完了,还来个肯威,女方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。

不过总算逃脱,接下来得找个地方静静。

“喂,小姐,如果你见到阿泰尔,麻烦通知我。”马利克沿途经过,递上一份寻人启事。



生活如此多娇。duang duang。


评论(24)
热度(132)